吃在广州
酒店住宿
购物天堂
行路有方
游遍广州
娱乐休闲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特色广州 > 旅游景点 > 自然生态

古时别情洲 今成鸟天堂

发布时间:2018-11-19 15:29:17 来源:本网

在广州的东部,有一座位于江上的巨大“鸟巢”——它是一座名为圣皇洲的江心小岛。

圣皇洲位于广州市增城区雁塔山下,增江河中,在水中央,是一个四面环水的绿洲。岛上修竹参天蔽日,鹭鸟在竹林筑巢,及至黄昏,有千鸟归巢之景,蔚为壮观。岛上曾被观察到的鸟类多达一百多种,以夜鹭、白鹭最多,被称为“最天然”的增城鸟巢。

201811191542588330584328.jpg

随着广州城市东拓发展,近年来圣皇洲周边现代化住宅区拔地而起。如今江岸建起荔韵公园,成为市民日常散步休憩的场所。然而,圣皇洲的存在使得鸟儿的安居并没有受到人类行为的影响。一水之隔,亲近相处,岸上人们慢走健身,草坪上亲子嬉戏,洲上鸟儿自由栖息飞翔,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景象。

圣皇洲之所以成为“鸟类天堂”,纯属无心插柳。新中国成立之前,圣皇洲上统一培植甜竹基及甜竹笋,甜笋远近闻名。20世纪70年代,小岛又改种小叶竹,也造就了它与广州其他江心岛不同的植被条件。

如今,丰茂的竹林、良好的自然生态引来了鸟儿,于是,便有了这座“鸟类天堂”。

圣皇洲原是面积近百亩的一块沙积地。在古时候,这块地有小路与增江岸边相通,洲上有城隍小庙,所以当地人又叫城隍洲。后来,这块地就成了附近村庄的耕地,以种竹为主。

201811191542588323130825.jpg

增江初溪大坝建成蓄水后,由于流水冲击,小路逐渐消失,圣皇洲变成了孤岛。之后,村民不再到洲上耕作,岛上竹林自由生长,变为增江边上的一块天然绿洲。

今年39岁的谢沈凌是荔城一小的科学老师,也是增城观鸟爱好者。他告诉记者:“我们前一段时间组织了一次圣皇洲观鸟,看到夜鹭、白鹭、池鹭和牛背鹭。这座岛上以鹭鸟为主,数量多的时候有1000到2000只。”

201811191542588435111254.jpg

记者乘快艇与谢沈凌一起沿小岛环绕数圈,不少鸟儿听到声响,飞出竹林,贴近水面低空飞翔。“鹭鸟很聪明,会把巢筑在茂密的枝丫处,任凭竹林怎样摇动,鸟巢依然坚固。”谢沈凌告诉记者,来圣皇洲观鸟一般适合在一早一晚:早上6时许,天刚刚亮,无数鹭鸟就从竹林倾巢飞出在洲上盘旋,然后向四面八方散去觅食;傍晚,无数鹭鸟又从四面八方向绿洲聚集,竹林又热闹起来。

201811191542588453552700.jpg

根据增城区林业园林部门提供的资料,经初步调查,圣皇洲岛上植物主要以竹林为主,动物主要有白鹭、夜鹭、黑鸢、褐翅鸦鹃、领鸺鹠、斑头鸺鹠、池鹭、八哥、丝光椋鸟等鸟类100多种。其中,黑鸢、褐翅鸦鹃、领鸺鹠、斑头鸺鹠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811191542588357789633.jpg

“近几年,圣皇洲岛上的鸟少了一些,因为周边吊钟水库、廖村洲等区域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吸引部分鸟儿到那里安家落户。”谢沈凌介绍。

徐先生是住圣皇洲附近某小区的居民,他告诉记者,由于周边的好生态,小区里经常有鸟儿来做客。“我们也把它们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不打扰它们,在这种密集的居民区能如此亲近野生鸟儿,真的让人惊喜。”

据了解,为了保护这些珍贵的鸟类资源,增城区林业园林局做出了很多努力,定期派出工作人员对圣皇洲开展巡查,并坚持每天至少巡查一次,切实履行巡查工作责任,确保岛上鸟类等野生动物资源安全,防止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行为的发生。近几年来,在圣皇洲未发现有非法捕杀鸟类等野生动物行为的发生。

今年7月,增城区林业园林局邀请广东省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广东省野生动物调查监测与生态修复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有关专家到岛上实地调查,专家认为,如建立圣皇洲鸟类保护区,将对城市的生态功能、保护物种多样性和维持生态平衡发挥巨大的作用,对圣皇洲的自然环境和生物资源更为有效的保护,并为人们进行科研、教育提供有利的条件和场所,对城市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有着一定的作用。但鉴于圣皇洲的面积和其他因素的限制,设立圣皇洲鸟类保护区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条件,建议增城区应因地制宜,科学、合理保护岛上的鸟类。

增城区林业园林局方面表示,将因地制宜,加快推进圣皇洲鸟类保护建设,近期将邀请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对圣皇洲开展调查和评估,确定岛上鸟类的品种、数量及生存现状,科学、合理规划保护岛上的鸟类,并按照有关规定加强对岛上鸟类的保护管理。

小洲历史:曾经种植畅销竹笋 后来各类鸟儿安家

圣皇洲为增江长期冲积而成,土质柔软、疏松,腐植质极丰富。在这块沙洲用于农耕的时代,圣皇洲也曾以其农产知名。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沙洲还是叫作“城隍洲”,由罗岗石角村农民租耕,土地分户耕作,还在沙洲旁统一管理培植甜竹基及甜竹笋。

“当时,整座岛上都种满了大叶竹,所产甜竹笋很出名,都卖到了香港去。”今年75岁的刘允清是罗岗石角村村民,说起城隍洲和竹笋就收不住话匣子。“当时,人们在岛上耕作,口渴了,就挖一条竹笋,一块块咬着生吃,真甜!”

在《罗岗村志》有这样的记载:在洲西面一侧,沿江堆了六七十个竹墩,每墩种甜竹六七十枝不等。农历四月培土,五月开始收获,六七月为高产期,八九月是低产期,每三天收获一次,平均每次200斤,雨水充足的话,到十月初也有收获。

“那时,每百斤甜竹笋的价钱相当于三百斤稻谷的价钱,经济价值颇高。”说起那些耕作竹笋的日子,刘允清记忆犹新。

刘允清说,新中国成立之前,村里曾与广州市大三元酒家挂钩,直接供应城隍洲竹笋给该酒家制作名菜。城隍洲甜竹笋清甜、爽脆、口感特好。“其他地方产的甜竹笋,吃起来口感带粗涩,但我们的甜竹笋生吃也脆爽,甜似吃荸荠。”刘允清说,村民上岛挖竹笋,一挖就是一天,挖完就用小船载走,沿着增江一路向南,卖到广州老城、香港等地,十分畅销。

在新中国成立后,土地与竹基都分给农民。由于土地用途逐渐改变,甜竹笋的竹基已疏于管理,城隍洲竹笋变得有供也少求甚至无求。在市场萎缩后,甜竹基也逐渐被毁。

“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把大叶甜竹砍掉了,然后种番薯和甘蔗,70年代又种上了竹子。”刘允清说,这次种的非大叶甜竹,而是小叶竹。

小叶竹带来的是另外一门生意:制作竹排,卖到东莞、广州老城。“当时,圣皇洲竹林遮天蔽日,最高的竹子甚至达到了30米,直径也有20~30厘米,很粗壮,适合做竹排。”

刘允清还记得到圣皇洲旁放牛的经历:中午时分,他就从家中赶着一群牛儿来到河岸,将牛儿一赶,它们就扑通扑通下水游向圣皇洲。牛儿在岛上吃草,刘允清则悠然坐在对岸,一点不担心牛儿跑丢。刘允清笑着说,那都是以前的事,如今自己已30多年没有上岛。他表示,这座岛平时人迹罕至,竹子越长越多。良好的生态与静谧的环境,让越来越多的鸟儿选择在这里安家,因为生态林保护很好,鸟儿也没有离开过。“傍晚时分,天上一群群鸟儿飞过,落到岛上竹林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站在江边,两人面对面讲话都听不清。”刘允清说。

记者了解到,由于岛上的植被环境十分丰富,水流也隔绝了兽类的干扰,这一切使得圣皇洲逐渐成了“鸟的天堂”。

别看圣皇洲这座小岛在今天名气不大,在古时却是增城古人分手诉衷情的地方,人们称其为别情洲。这也让这座生态小岛多了分厚重的人文底色。

宋朝地理总志《太平寰宇记》在增城县下记载:“别情洲,在县东南江水之中。小洲四面悬绝,古老相传于此洲上叙别,因此为名。”别情洲背后还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传说明朝有一妙龄少女叫余洁贞,由乡下随父来县城经商。不久,城内一富豪见她貌赛西施,愿出黄金三百两纳她为妾,她父亲利令智昏,竟背着女儿答应下来。余洁贞得悉后,泣跪对父言明,已与汤公子私订终身盟誓为约。余洁贞的父亲大怒斥责,奈何女儿宁死不从,父亲最终无可奈何。随后,富豪又追加礼金为饵,竟许下千金之愿。其父居然又应允,女儿知无法挽回,含泪点头,心里却琢磨以死明志。结婚之日,余洁贞与汤公子赴城隍洲殉情,缢死在一条绳上。其父痛心至极,但悔之晚矣。

据传两人死后脸呈绯红,面带微笑,目睹者皆惊叹不已。后人钦佩其烈,把城隍洲改作“别情洲”,从此以后更不准砍伐岛上的竹子,以翠竹喻其爱情长青。

清代乾隆年间县令管一清曾写下《别情洲》一诗,诗中写到了“杜若”和“南浦魂”两个典故。“杜若”指的是一簇一对生长的花,寓意相濡以沫,不独而生。“南浦魂”指的就是离雁塔南三百米处、这座上演反对封建礼教而殉情凄美故事的别情洲。

古时人们多用舟船出行,其时增城古人在县城码头坐船顺江而下,必经别情洲。亲友小船相送,在别情洲停下,到洲上摘一束杜若或一片竹叶相赠,以喻一片深情,后目送离人的帆影消失在天边之际。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电子邮箱:lyjghc8107@gz.gov.cn

2000010122110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         网站地图
投诉举报电话:12345 12301  紧急救援:020-81078250
办公楼前台:020-81078225 
电子邮箱:lyjghc8107@gz.gov.cn 网站标识码:4401000056
粤ICP备19161715号-1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0260号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