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广频道 > 政务动态 > 文化之窗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举办“寻找夜郎”展

来源: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9-25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由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贵州省博物馆主办,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贵州省黔西南苗族布依族自治州博物馆、贵州省赫章县文物事业管理局协办的“寻找夜郎”展将于2020年9月25日在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展出,展期至2021年1月12日,共展出贵州境内发现出土的255件/套珍贵文物。

  贵州号称“夜郎故地”,夜郎不应该只有“夜郎自大”这样的偏见,夜郎是一种文化,它不仅是贵州的夜郎,也是南越国相邻的夜郎,更是秦汉帝国边缘的夜郎。早在2000多年前,地处岭南的南越国与地处西南的夜郎国就有着密切的联系,2000年后的今天,代表夜郎文化的珍贵文物来到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与南越文化相遇与碰撞,相信此次展览定能为两地历史文化交往续写新的篇章。

企业微信截图_16010145775766.png

  “寻找夜郎”展海报


  神秘的夜郎

  司马迁在《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说明夜郎国不仅在历史上曾经存在,还一度是西南夷诸国中最强大的,并具有一定军事实力,汉使唐蒙在向汉武帝上书中也称“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关于夜郎国的空间范围,大约从云南高原东部一直到贵州高原北部和东部边缘。关于夜郎在历史上存在的时间,其下限为西汉晚期的汉成帝河平年间(公元前28年-前25年),夜郎王造反,被牂牁太守陈立剿灭,夜郎由此国亡。但夜郎的时间上限,至少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但是具体时间难以确定。由于夜郎本身没有文字史料,有关夜郎的汉文献记载又相当简略,至今夜郎的都邑类中心遗址和上层贵族、王侯等高等级大墓均未有所发现,所以今天大家对于夜郎的相关问题仍疑问重重。本次展览将通过“夜郎哪儿来?”“夜郎怎么样?”“夜郎去哪儿?”三个单元进行叙述,引领大家一同追寻神秘的夜郎足迹,揭开神秘的夜郎文化。

  丰富多彩的夜郎文物

  夜郎族群在贵州境内的活动轨迹,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期,而文献记载的夜郎国存续于战国秦汉时期,其文化在形成中,以本地早期文化为基础,不断吸收周边文明发展而来,形成独特灿烂青铜文化。西汉末期,随着夜郎王兴被杀,夜郎作为国家在西汉以后不复存在,但其族群及文化并未就此消失,仍延续存在相当长的时期。本次展览展出的255件/套文物,涵盖从新石器时期至近现代的历代文物,全面展示不同时期的夜郎文明。这些展品中,以汉代夜郎国出土文物为主,既有反映夜郎本土特色的青铜装饰品、青铜兵器,以及用于套头葬的青铜容器,也有大量受到汉文化浪潮影响的汉系青铜器,充分体现了汉代文化的统一性和多元性。本次展览的文物精品有饰虎铜釜、牛头形铜带钩、龙首柄铜釜、武阳传舍比二铁炉、铜车马(辎车)等。

  南越国和夜郎国

  在西汉初年,南越国和夜郎国之间的商贸来往十分兴盛,这一方面与西南夷地区物产丰富有关,另一方面则与两国之间便捷的水路有关,从夜郎国可顺牂牁江(今珠江上游南北盘江)可直达南越国都城番禺(今广州)。此外,夜郎国还作为西南地区的货物集散中心,将巴蜀地区生产的各种商品转贩至南越国,最具代表的实例则是史书记载的“枸酱之路”了。建元六年(前135年),汉使在南越吃到蜀地产“枸酱”,了解到从巴蜀经夜郎有水路与南越相通,由此,夜郎开始进入汉王朝视野,并促使朝廷有了修建从僰道(今四川宜宾)直抵牂柯江的“南夷道”,并利用夜郎精兵奇袭南越的计划。此外,南越国的一些出土器物也反映了两国之间的联系,如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青铜环耳鍪,与铁三脚架配套使用,造型和用法与夜郎地区同类器物相同,以及岭南地区的一些西汉前期墓出土的巴蜀风格青铜器,很可能是通过夜郎输入进入南越国。

  “寻找夜郎”作为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原创展览,结合了贵州现有最新的考古资料和研究成果,全方位展示了夜郎文化的各个方面。本次展览不仅是我馆与贵州省博等多家文物收藏单位首次联合大展,也是夜郎文化文物精品首次大规模在广东展出,更是落实广州与贵州文化对口合作的又一重要举措。相信此次展览能为广州市民提供一场难得的文化盛宴,并进一步促进两地之间在文化领域的交流。

分享到微信:
浏览次数: -